2016-05-06

 

蒙古族人對于黃金的珍愛源遠流長。當年成吉思汗坐在阿勒泰山上,發誓要把妻妾媳女“從頭到腳用織金衣服打扮起來?!钡髞砻稍淮腰S金衣裳穿在身上的,豈止后妃公主!13世紀的波蘭修士本尼迪克特敘述他在中國看到的情景:1246年,在推選貴由繼任新合汗的質孫宴上,大約有五千位王公和貴族全都穿著金色衣服。十年后馬可·波羅來到中國,發現用織金制作的軍隊營帳,竟然明晃晃地在他眼前綿延了數里路。

如果了解蒙古人對于納石失的迷戀,也許我們該相信馬可·波羅沒有吹牛。蒙元一代,如果說有一種織物“成為一部分人最高美的對象”(沈從文語),那必定就是納石失了。納石失者,語源阿拉伯,元人釋為“金錦”,今世則解為“織金錦”??傊?,它是一種用金錢織出花紋的絲綢。

 


p01.jpg

云肩織金錦辮線袍(局部),元   中國民族博物館藏

p02.jpg

云肩織金錦辮線袍,元
袍長126cm,兩袖通長210cm,下擺寬120cm
中國民族博物館藏

但金子如何能變得柔軟如絲并織進絲綢中呢?換句話說,一種堅硬的貴金屬如何能跟溫軟纏指的蠶絲融為一體呢?文物專家辨出黃金切割成線的兩種方法:將金子捶成金箔,膠貼于羊皮之上,然后切成金絲;或將金箔貼于紙上,縷成細絲;前者稱為“皮金”,后者稱為“紙金”。根據傳統的區別方法,納石失可按金線分成兩類:將金箔黏附于薄皮,再切割成極窄的長片以織出花紋,是為片金(平金)錦;將片金線搓捻在絲線上以織出花紋,是為捻金(圓金)錦。

織金錦的技術,沈從文先生相信至少在東漢時中原漢人便已有之;更加謹慎一些的當代學者尚剛先生,也推斷織金錦至遲在隋代時已出現在中原。但蒙元時期的納石失技術卻來自西域。當年蒙古人西進,見到了那些坐在織機前的中亞阿拉伯工匠,把一

根根金絲在梭間細密往復,一片片金光交織成輝,這簡直令他們欣喜若狂。從此,把黃金穿在身上就不再是夢想。此后,中亞織工被成千上萬地引進元大都,這一國家行為在一個世紀間連綿不休。尚剛先生說:“納石失之所以要保留其伊斯蘭世界的原名,單是生產者多有穆斯林背景已能說明問題?!钡硪粋€問題也就隱藏在這里:蒙古人為何沒有在中原發現他們鐘愛的織金錦?或者說,中原的織金錦技術為何沒有發達到與中亞納石失同等程度?

蒙古人南下,見到的是江南文人士大夫苦心經營出的一片片水木蕭瑟的園林,白粉墻上畫著的是淺淡水墨和寒山瘦水的漁村雪景,那個被女真人擄往北方的徵宗趙佶,曾經喜歡整天泡在宮里畫些清雋簡淡的雪江圖之類——這樣崇尚蕭寒清遠的藝術氛圍,如何容得下在絲織物里加入明燦燦的黃金呢?所以,織金錦注定不會在中原漢人手里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揚。這不是一個技術問題,而是一個文化價值觀的問題。


組合.jpg云肩織金錦辮線袍(局部),元   中國民族博物館藏

 

p03.jpg

團窠紋織金錦大袖袍,元
通袖長191CM,衣長137CM  
中國民族博物館藏

說到文化價值觀,我們在織金錦之上又看到另一個隱藏的問題: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蒙古之上還有匈奴、突厥以及柔然等,他們為何就對黃金懷著顛撲不破的千年之愛呢?曾有學者把這種摯愛解釋為游牧者的一種財富觀。但這也許不是一個不可挑剔的答案。事實上,北方游牧者的黃金之愛難道不可跟南方士大夫的玉石之愛同等齊觀嗎?前者在黃金之上所得的靈感,跟后者在玉石之上所得的靈感難道不是同樣強烈?——玉的溫潤、蘊藉、瑩潔,是儒家所比之德,是君子所求之格;金的堅固、耀目、硬韌,則是游牧者的性情投射,是騎行者的品性崇尚。這樣看來,我們似乎不能把13世紀的蒙古人對于織金錦的追愛簡單地同世俗的財富觀相連,就像我們不能說一個古代的君子愛玉是因為他愛財一樣——其所愛者,不是物,是物性。

所以,織金錦并非在中原遇到了技術瓶頸或資源緊缺,根源在于文化價值觀的導向使然。比如唐朝是個繁華綺麗的盛世,但在唐玄宗的皇家府庫里,卻只有兩領織金錦浴袍,一領天子自用,一領給了貴妃楊玉環。此外,對于中原文化來說,黃金衣裳除了難以得到一個符合儒家價值觀的合理身份外,還有來自經濟倫理的挑戰,比如宋仁宗曾經“重申舊禁”,嚴令不準以捻金等飾衣物,大概就有對于濫用黃金可能攪亂國內經濟市場的考慮。

但在元朝一百年間,納石失織造卻登峰造極。為了實現本土化生產,中央政府從西域全面引進人才。蒙元一代到底有多少織工為了石失來到中原呢?這個數字難以推斷。據記載,僅弘州納石失局和蕁麻林納石失局,在窩闊臺時代就至少有回回匠工三千戶——這的確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如果以一戶最少四口人計,那么這兩家納石失生產機構至少擁有一萬二千多人。既便在今天,擁有上萬職工的企業怎么也算得上是龐然大物。


p08.jpg


元代蒙古婦女織金錦短靴,靴高26、底長24厘米
中國民族博物館藏


專事納石失生產的機構直屬中央,所以它們全都是名符其實的央企。而這樣的納石失央企,在元代至少有五個。其中最著名的是兩個“別失八里局”——因為織工都從高昌回鶻的夏都別失八里引進,所以得了這樣的名稱。但事實上,納石失后來越來越多地出自中原漢人,這也是蒙元一代的納石失生產趨勢之一。

p09.jpg

   1978年出土于內蒙古包頭達茂旗明水墓的蒙元辮線袍
   內蒙古博物院館藏一級文物

p10.jpg

內蒙古博物院藏品

元代身穿辮線袍的陶俑

p11.jpg

“元代辮線袍”——沈從文《中國古代服飾研究》
增訂本,441頁,上海書店出版社1997年出版

雖然波蘭修士以及馬可?波羅都看到了明晃晃的一片織金錦,但蒙元時期能夠擁有納石失的人實際上非常有限,帝后宗親才是納石失的主要占有者。民間不許私織,百姓亦禁止穿用。王公貴族們能夠把織金錦穿在自己身上,那是拜天子所賜。比如在皇家的質孫宴上——“質孫”者,蒙古語,意為“一種顏色的衣服”;質孫宴,即所有人都穿上同一種衣服參加的大型宮廷宴飲——這是王公貴族們從皇帝手上領到納石失的重要機會。史載元朝皇帝向百官頒賜的質孫服一共有23種,其中7種是用納石失制作的。

 

作者:鄭茜


辦公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倒座廟1號院 2005 ? ? ?中國民族博物館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06801號-1
易胜博网站 潜江市| 元朗区| 军事| 日照市| 潼南县| 英山县| 彭水| 北安市| 五莲县| 怀宁县| 长乐市| 扬州市| 新乡县| 谢通门县| 保山市| 于田县| 桑植县| 安义县| 淄博市| 盘山县| 留坝县| 大宁县| 瑞昌市| 柞水县| 滦南县| 温泉县| 嵊州市| 南康市| 伊金霍洛旗| 云龙县| 巴南区| 盐城市| 桃源县| 丁青县| 兴安县| 广元市| 湛江市| 东光县| 宾阳县| 福贡县| 盈江县| 丰都县| 航空| 邹平县| 福安市| 景泰县| 酉阳| 施甸县| 灵石县| 桦南县| 汉中市| 新余市| 汾阳市| 武城县| 苍梧县| 阿拉善左旗| 嘉黎县| 海口市| 忻城县| 泸水县| 双流县| 呼玛县| 东至县| 林州市| 应用必备| 临湘市| 通渭县| 耒阳市| 崇义县| 芒康县| 中宁县| 邵东县| 嵩明县| 朝阳市| 老河口市| 那曲县| 定陶县| 潍坊市| 红河县| 波密县| 墨江| 汾阳市| 兴海县| 平顺县| 甘孜县| 广平县| 涡阳县| 三门县| 山西省| 宜春市| 蓬安县| 两当县| 剑河县| 青冈县| 汉寿县| 防城港市| 卢龙县| 内江市| 当雄县| 武隆县| 岳普湖县| 旬阳县| 乡宁县| 朝阳区| 丰县| 正蓝旗| 开平市| 公安县| 原平市| 沁水县| 宁蒗| 响水县| 崇文区| 海宁市| 黔南| 东丽区| 盘锦市| 筠连县| 旬阳县| 清水县| 曲松县| 宁乡县| 宝丰县| 广灵县| 江源县| 呼伦贝尔市| 绿春县| 工布江达县| 东兰县| 万盛区| 黎平县| 静宁县| 南投县| 辉南县| 盐池县| 隆尧县| 柏乡县|